发头条

fatoutiao.com 互联网运营专业指南

Home /
营收每年增长80%,「Next Engine」帮助车企搭建云底座,完成数字化升级

营收每年增长80%,「Next Engine」帮助车企搭建云底座,完成数字化升级

提到今年的热门赛道,汽车必然有一席之位,尤其是小米等一众互联网企业高调宣布下场造车,更是给汽车这个传统行业注入了新的生命力,让车企智能化的进程往前迈了一大步。

每一个风口的爆发都离不开早期拓荒者的耕耘,在互联网造车新势力还没入局前,便已经有不少玩家抢滩登陆,成立于2016年的Next Engine便是汽车数字化领域的早期入局者。对于创始人陆维琦而言,成立Next Engine并非一个偶然的决定,早在2000年研究生毕业后,陆维琦便加入IBM等科技公司从事软件产品研发与咨询服务工作,帮助超过30家车企完成了ERP、CRM、DMS等信息化体系建设,自己也在汽车行业里有了20多年的沉淀。

2011年,陆维琦敏锐地察觉到车联网的出现对汽车行业将带来深刻的变化。于是陆维琦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在创业早期由于抢占了行业先机,公司获得了不错的发展。

但后来车联网逐渐成为一个热门的行业,阿里、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开始入局。与此同时,传统的车企也开始谋求转变,据陆维琦介绍,在车联网早期,车企只把车联网当作一个增值服务,因此它们更多地将车联网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完成,到了后期车企逐渐意识到车联网对汽车意味着什么,因此不少车企开始亲自下场做软件和数字化转型。

他提到,数字化技术让汽车不再只是一个交通工具。而数字化转型同时带来了销售和服务模式的变化,以往的汽车销售和服务都是车厂到经销商再到客户,数字化出现后,车厂可以直连用户,并根据数据反馈有针对性地服务客户,“未来会出现更多元的服务模式,而这些模式都有赖于数字化技术的支撑。”陆维琦说道。

在2016年陆维琦果断转身选择二次创业,并成立了Next Engine(翌擎科技)。陆维琦介绍,不少传统车企意识到数字化战略的重要性后,会遇到一个非常大的难题,车企本身属于制造业,缺乏软件和数字化的基因,“像蔚来、小鹏这些企业做数字化是很快的,但还有更多的传统车企缺乏自建的能力。”也正是基于这一市场痛点,Next Engine旨在帮助车企搭建云底座,完成数字化升级。

据陆维琦介绍,Next Engine主要为车企提供“汽车在线云底座”和“用户在线云底座”两类产品,前者帮助车企提供智能化服务,通过接入云端的互联网生态资源,实现汽车的智能化,从而提高汽车本身的竞争力。同时还能够通过车载联网实时掌握每台车的状态,进而把握车主在实时场景中的行为,通过对用户行为的捕捉更好地了解用户,服务用户,同时还可以根据车联网中存储的数据进行算法分析,精准赋能于保险公司、4S店等更多的服务第三方,形成良性的生态闭环,让用户可以获得更多元、更专业的服务。

而“用户在线云底座”则主要通过企业微信生态直连用户,为车企和经销商能够在线协同服务用户。

对传统车企而言,业务的终点就是经销商将汽车卖给客户,一旦车子到了客户的手里,车企其实并不能实时得到车主的反馈,上下游之间基本处于断联的状态。而车联网兴起后,汽车本身成为连接车厂和终端用户的载体,这让车企直连用户成为可能。

以蔚来汽车为代表的新兴车企,将互联网与汽车进行了融合,通过自主研发的APP能够实时触达用户,建立完整的蔚来汽车生态。

在Next Engine成立之初,陆维琦也尝试过帮助车企采用蔚来的模式,通过APP服务用户,但很快,陆维琦便发现了这种模式难以适应传统车厂。

在他看来,传统车厂以前面对的都是经销商,本质上来说是服务B端,因此对这类车企而言,并不具备直接服务C端的资源和经验,此外APP本身的模式也比较重,“蔚来能成功是因为它从一开始就采用了互联网模式,它的体系是从0开始搭建”陆维琦解释道,“但是传统车厂不一样,他们一开始推出APP面对的就是成千上万的客户,加上APP和平台本身的开放性不够强,如果要做可能还得拉上经销商,所以蔚来的模式并不能简单地复用在传统车企身上。”

恰逢此时,腾讯开始推出企业微信3.0,微信与企业微信打通,让整个行业掀起了私域运营的风潮,对市场洞察敏锐的陆维琦立刻调转船头,转向利用企业微信搭建平台并联合车企和经销商完成用户运营。2019年,Next Engine还获得了腾讯的一笔投资,腾讯的支持更让陆维琦坚定了使用企业微信搭建车企生态的理念。

企业微信给车厂和经销商带来了诸多变化,到店率的提高便是其中之一。陆维琦举例说道,以往经销商卖车主要是靠客户到店看车和线索电话邀约两种主要形式,但无论是哪种形式,经销商对用户的持续触达率都非常有限,“用户首次来店可能还没决定买,他只是先问问了解些信息比较下,销售顾问如果后续跟进不及时,潜在客户就会流失掉,难以一直与客户保持关联。”

而加入企业微信生态后,车企和经销商与用户之间的关联性更为紧密,“就算他不买车,只要你在他联系列表里,你就可以通过多种手段触达他,等于把酝酿周期拉长,培养潜在客户。”通过对一些车企进行试点,陆维琦发现,现在用户的到店率能提高20%-30%。

目前Next Engine已经将与20多家车厂深度合作,经过5年精细化的运营,已经形成了坚固的壁垒,此外从2017年开始Next Engine便开始实现盈利,并且每年的业务增长率都能保持在80%左右。

但Next Engine的战略远不止于此,第一个阶段先帮助车企实现数字化升级转型,而第二阶段如何陪伴车企把数字化资源赋能到汽车产业链下游服务市场是Next Engine更想做的事情。据陆维琦介绍,目前Next Engine正在开发SaaS产品,在企业微信平台上对经销商、维修店、保险公司等第三方进行数据化软件赋能,为产业链各方提供SaaS服务支撑以便实现更多的增值服务。“我们在这轮融资开始基本上就启动双轨模式了,一边是通过底座软件产品帮助车厂提高数字化能力,另一边是用SaaS产品赋能产业链下游,让产业链上的公司以数据化软件为载体,与车企更好地协同服务于终端用户。”

据陆维琦介绍,目前Next Engine已经推出多款SaaS服务,从赋能4S店和维修站入局,对Next Engine而言, Next Engine的使命是通过连接车企、服务商和用户盘活整条产业链,帮助产业链上所有玩家实现用户的精细化运营。

目前,Next Engine已经服务于24家车企,合作了超过100个项目,在营收上实现了每年80%的快速增长。而中国的汽车市场无疑为Next Engine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据统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保有量市场,有近3亿保有车辆,无论是新车销售、汽车保养还是二手车领域,都是万亿级以上的市场规模,在更远的未来,Next Engine致力于成为数字化新生态下全链条商流、信息流的枢纽。

面对庞大的市场,专业化的团队无疑是Next Engine最核心的竞争力,创始人陆维琦拥有超20年的汽车行业经验,曾服务超过40家车企客户,并拥有7年IBM全球企业服务部经验以及5年的车联网创业经验,此外核心团队都是汽车领域出身,有扎实的行业沉淀。目前,Next Engine已经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2021年正式启动B轮融资。

本文文章头图及插图来源于Next Engine、摄图网,经授权使用。本文为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