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头条

fatoutiao.com 互联网运营专业指南

Home /
置身于陌生环境中的企业大亨们

置身于陌生环境中的企业大亨们

  《与商业明星一起旅行》主要由四次旅行中和旅行后写就的文章组成。这四次旅行分别是在美国、英国、日本和冰岛。去美国和英国都是和一组企业家一起,这两次旅行都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发起和组织。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是一个由中国顶级企业家发起和组成的非政府组织。成员包括柳传志、马云、王石、王健林、郭广昌、田溯宁、曹国伟、吴亚军等中国顶级的民营企业家(在下文中,你会看到很多次这样的介绍)。他们邀请我作为随行作家一同前往。至于为什么是我,我其实并不知道确切的原因,但无论如何我都非常感谢刘东华和程虹。他们于我,亦师亦友。而这两次旅行带给我的收获远远大于我能带给他们的价值。

  另外两次旅行分别是和马云一起去日本,和黄怒波一起去冰岛。

  在日本,我见到了孙正义。孙正义的软银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我后来曾对不少朋友描述过我对孙正义的印象,四个字:呆若木鸡。用这四个字形容人,在日本和韩国都是褒义的。他的表情几乎是凝固的,说话时不动声色,给人一种永远稳定、永远不会激动的感觉。他曾因投资互联网而超越比尔? 盖茨,成为世界首富。

  同时非常有趣的是,我和黄怒波一起去冰岛时,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会萌生出要在冰岛购买那么大一块地的冲动。而这件事情又因为包括《金融时报》在内的国际媒体的报道,引发了关于中国在海外投资是否带有政治目的的大讨论。

  我和他一起去冰岛时,每天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听人朗读诗歌,和诗人交流文学——黄怒波是个诗人。

  在国内的一些旅行并没有被包括在其中,比如这篇前言中曾提到的几次旅行。原因是,我更想描述的是,这些企业大亨置身于陌生环境时的表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他周围的人可能不大会意识到他是谁,知道他有多富有、有多大的影响力。

  王石在哈佛游学的第一个暑假期间回到国内,我曾私下问过他一个傻问题:“你在学校里面没有人来找你搭讪什么的吗?”王石看了我一眼说:“不会啊,在那儿没有人知道你是谁。”接下来他就开始讲起他在纽约搭乘出租车,因为跟出租车司机讲不清楚自己要去哪儿而被轰下车的故事。为了办张电话卡,他也尝试了好几次。在那里,不会有人主动来为一位陌生人解决问题。而在国内,他们可能连如何开车门都忘记了。

  我跟马云在日本一个小饭馆吃烧烤喝啤酒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如果这个场景发生在北京或上海,那么一会儿就会有一个好奇的人经过,盯着他的脸看半天,觉得面熟;或者干脆客气地来问能不能跟他合张影。不过,2012 年我的同事去哈佛找王石做访问,回来后他说,现在已经有很多在哈佛附近的中国人去找他合影了。

  我们在美国旅行时,因为是集体行动,有工作人员和旅行社的服务,大亨们自己要面对的麻烦会少一些,连小费都是旅行社帮忙一起付,麻烦自然也相应地转移到这些服务人员身上。在美国时,我们在曼哈顿住的酒店门前禁止泊车。但是接送我们的车辆又必须在我们将要出发时准时出现——中国旅行社还是清楚他们服务的对象是在国内呼风唤雨的商业大亨。但是这些人的时间的可控性又相对较差,于是车辆就只能在酒店门口等一会儿,然后离开,绕着酒店转圈。即使这样,旅行社的人抱怨说,光违章停车就被罚了好多钱。

  谁更能代表中国的商业形象

  我还想探讨一些严肃的问题,比如中国公司该如何国际化,或者中国企业家在世界面前要呈现一种怎样的形象,再或者,谁更能代表中国的商业形象。

  这也是本书中会反复出现的主题。无论在美国还是在英国,柳传志都要反复回答这些问题。这也是他认为自己为何要率领中国企业家代表团做海外访问的原因。

  有时候我的确认为,即使在今天,提到中国公司和中国的商业精英,恐怕很多欧美精英想到的仍然是中石化、中石油,以及中投的董事长楼继伟。近几年,华为、联想和阿里巴巴开始有了一定的国际声名。华为遭遇的是一连串的调查与质疑;联想因为并购了IBM 的个人电脑业务,成为PC 制造业的巨头之一;阿里巴巴因为与雅虎之间的爱恨交织而被科技媒体大肆报道。我很怀疑西方人是否能精确地像我们这样将公司分成两类: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或许在他们看来,都是中国公司而已。

  在去英国之前,有新闻说,美国一位议员建议焚烧中国制造的美国奥运队队服。当有记者问及时,柳传志的回应是,他相信生产这些衣服的一定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因为国有企业不会去做这些辛苦而又微利的行业。他会跟美国人讲述这些中国民营企业是多么辛苦才发展起来,他相信即使是美国人也认可这些优秀中国民营企业代表的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和企业家精神。因此,他相信美国人民能够理解和接受中国民营企业,但是,如果还是继续坚持要焚烧,那“我只能说,装睡的人是你叫不醒的”。

  像柳传志这样的“沟通派”,在中国企业家中占据的是多数。他们强调只要你愿意同西方媒体和西方各界坦诚沟通,对方终究能理解你的处境和你的难处。黄怒波在冰岛购地风波中展现出的也是自己卓越的沟通技能,他将每一场发布会都变成介绍自己公司和介绍中国民营企业的推广会。马蔚华、郭广昌和马云也都展示出了自己的沟通技巧。

  无可否认,这还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另一个严肃的问题之前曾涉及过,即,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这些企业大亨和财富的创造者。众所周知,和一个人的距离远近有时会影响你对一个人的判断。西谚说,仆人眼中无伟人,也是这个道理。但是,当然也有如鲍斯威尔那般,和他的朋友约翰逊如此亲密,最终仍然以无限敬仰的口吻写出了《约翰逊传》,让自己和约翰逊都得以不朽。

  我总提醒自己,既不能因为炫耀心理,而对这些商业明星的魅力过于夸大;又不能因为走得过近,而对他们身上微不足道的东西过于夸大。

  法拉奇就在千方百计采访到一些权势人物之后说:“我发现这些掌权者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人,决定我们命运的人并不比我们优秀,并不比我们聪明,也不比我们强大和理智,充其量只比我们有胆量、有野心。”在我看来,她就陷入了一个极端,即过分夸大他们身上平凡甚至平庸的那一面。如果他们真的如此平凡甚至平庸,又怎么解释他们创造出的成就?难道仅仅是因为幸运和野心?

  因此,一方面的确可能存在着“去魅”的过程,你会发现明星也只是普通人;另一方面也无可否认,的确存在“愤世嫉俗”的危险,你可能愤愤不平——为何这些“普通人”占据了舞台中央,而不是你。

  此时我劝告诸位还是秉持哈佛商学院新生入学时接受到的忠告——

  “切勿愤世嫉俗”。设想你是一名家世平凡的学生,经过苦读与努力赢得了哈佛商学院的入学资格,自以为人生将会因此而不同,但是入学之后,发现坐你左边的同学是一个大公司CEO 的儿子,右边的同学已经通过做对冲基金成为亿万富翁,而他们看上去跟你差不多,并没有聪明多少,这时你还能保持心态平衡吗?

  在我看来,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以一种公正和欣赏的眼光来看待那些创造出了令人赞叹的成就的人,不谄媚,不嫉妒,更不愤怒。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