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头条

fatoutiao.com 互联网运营专业指南

Home /
FB和Twitter在国会“受虐”:桑德博格和多西风格迥异

FB和Twitter在国会“受虐”:桑德博格和多西风格迥异

腾讯科技讯 当&#2232 […]

腾讯科技讯 当地时间周三,全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两家社交网络Facebook和Twitter的高管,接受了美国国会有关个人隐私、平台被恶意滥用等各种问题的质询。据外媒最新消息,这场听证会不仅是硅谷和国会山之间的斗智斗勇,Facebook和Twitter的两大高管桑德博格和多西,也表现出迥异的应对风格,其中桑德博格更像是一个政界“老司机”。

多西是Twitter公司首席执行官,同时担任另外一家移动支付公司Square的掌门人。桑德博格担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是权力仅次于扎克伯格的Facebook二号人物。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报道,桑德博格曾经在克林顿政府中担任顾问,因此并不是美国国会山的陌生脸孔。桑德博格还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名人,她出版了畅销书《Lean In》,经常参加各种公开论坛等活动,有传言称有朝一日桑德博格可能会参加政界选举,担任公职。

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桑德博格频繁向议员们致谢。

和桑德博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Twitter首席执行官多西知名度不高。在听证会上多西少言寡语。他过去很少拜访华盛顿或是和国会议员们发展人脉。根据Twitter前任和现任高管透露,多西信奉科技行业能够自己解决遭遇的问题。

多西的社交圈子主要是名人明星或是科技公司高管,其中包括说唱歌手Kanye West,以及知名投资大亨Vinod Khosla。

周三早间,桑德博格和多西两人走进了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大厅,两个人截然不同的风格气质开始显现。当天,两人都穿了黑色正装(多西没有系领带)。

作为一个政界老手,桑德博格很快切入了论题,游刃有余地回答议员的问题,几乎没有看文字材料。多西更多以脱稿方式给出直接的答复,他还好几次查看手机。据悉,在他最初讲话时,多西的Twitter账号还发了多个帖子。

桑德博格和多西受到了国会议员的一次大考,议员们抛出各种问题,内容有关两大社交网络的商业模式、隐私保护、信息披露、 信息造假,服务是否被其他国家所滥用,以及是否做好准备放置平台被其他机构利用干扰美国中期选举。

显而易见的是,这次听证会上桑德博格和多西的回答,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科技行业面临的监管。

Facebook早期投资人(后来变成该公司批评者)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表示,桑德博格优秀的沟通技巧在这次听证会上得到了展现,但是不幸的是Facebook面临太多有根有据的批评,这无法依靠优秀的沟通技巧得到解决。

实际上,多西和桑德博格参加听证会,也是针对硅谷同行进行的一次“秀”。在硅谷,如今越来越多的从业者正在质疑社交媒体的价值以及长期使用的算法模式等。

据悉,桑德博格过去进行营造的个人形象面临Facebook内部人士的攻击,一些Facebook员工开始质疑她担任Facebook二把手,工作是否有效。

每周五,扎克伯格会回答员工提交的问题,据悉,许多员工的问题涉及到了桑德博格的领导能力。一位Facebook员工透露,最近已经有多位向桑德博格汇报工作的高管已经离职。

Facebook和Twitter在美国遭遇一项批评,即对账号和信息发布缺乏监管,导致俄罗斯相关机构在两大平台上发布了假信息、假数据,干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

而多西和桑德博格在公司内部也受到了批评,被认为在上述干扰大选的危机中表现并不上心。

随后,Twitter开始采取措施打击虚假账号和网络喷子,与此同时,Facebook爆出了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丑闻,面临公共舆论的愤怒和不满。

根据两家公司的高管透露,最近几个星期,桑德博格和多西已经进行了排练,应对美国国会议员的质问。他们还模拟回答了一些同事和专业咨询人员准备的问题。

桑德博格在公众场合的表现十分优秀,她能够探讨各种政策,利用自己的个人身份提升Facebook的形象。在周三的听证会中,桑德博格几乎没有偏题,只是在和加州参议员Kamala Harris针对Facebook仇恨言论进行辩论时显得有些慌张。

当时,Harris质问Facebook何时改变了自己的一项政策,桑德博格回答说:“这个政策写得很糟糕,是个很糟糕的例子,不是一个真正的政策。”

多西则完全不同,他更愿意通过Twitter和他人交流,很少接受采访或是公开演讲。在本周,多西已经在华盛顿多方游走,但穿着体恤衫和运动鞋,以及带着他标志性的山羊胡。

在听证会上,议员们提问称,Facebook和Twitter是否会和美国的“敌对势力”秘密联系,多西和桑德博格的回答展示了完全不同的个人特点。

桑德博格回答说:“我对这些事情的具体细节一点也不熟悉,但是根据你的问题,我认为我们不会。”

多西则回答:“不会。”

在两位高管中,桑德博格从个性上看似乎更为“好斗”。据悉,自从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丑闻爆发之后,已经有五名向桑德博格汇报工作的高管已经离职或是准备离开,其中包括公司法务负责人Colin Stretch,以及桑德博格的得力干将和心腹Elliot Schrage。

据两位高管透露,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桑德博格出现了分心,当时她忙着推广自己有关悲痛的新书(2015年,她丈夫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

多西的精力则花费在了许多项目中,尤其是帮助Twitter实现第一次盈利,他还需要关注另外一家自己担任首席执行官的移动支付公司Square。

多西参加了修改Twitter产品和政策、防止被他人滥用的一些工作。不过他最近表示,自己刚刚意识到需要以更公开、更加完整地来应对Twitter面临的各种问题,而不是忙着应付一次又一次的危机。

在美国11月的中期选举中,科技行业将继续面临监管和监督。

上述Facebook投资人麦克纳米表示,考虑到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出现的各种纰漏,如果2018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中出现了Facebook、谷歌、Twitter等公司造成的纰漏,这些公司将会付出巨大代价。(综合/晨曦)

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