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头条

fatoutiao.com 互联网运营专业指南

Home /
3年亏损超百亿,中国“特斯拉”欲上市破“钱荒”困局

3年亏损超百亿,中国“特斯拉”欲上市破“钱荒”困局

《撩车》是创&#19994 […]

《撩车》是创业邦推出的智能汽车新栏目,领域“老司机”想用接地气儿的报道形式,带你们愉快“撩”遍全世界智能车相关的产品、人和事儿。

本篇是栏目第20篇报道,请细细赏阅。 

当地时间8月13日,蔚来汽车(以下简称蔚来)正式向美国SEC递交IPO申请招股书,最高募资18亿美元,股票代码“NIO”。

招股书披露,蔚来创始人李斌持股17.2%,腾讯持股15.2%,高瓴资本持股7.5%,蔚来北美CEO Padmasree Warrior持股1.4%,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持股1.7%。

据悉,蔚来股份分为A、B、C三类普通股,A类普通股每股对应1票投票权,B类为每股4票,C类为每股8票。其中,李斌及其关联公司将实际拥有所有已发行的C类股票,腾讯实体将拥有所有已发行的B类普通股。

招股书还披露,

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ES8订单数超过1.7万台,生产ES8超过1300台,累计融资超24亿美元。截至2018年3月31日,蔚来在全球范围内的专利为2732项。截至2018年7月31日,已有7家蔚来中心投入运营,53家营业网点投入运营。预计到年底,将有60-80家换电站投入使用,400-500充电车投入使用。

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六个月中,总营收为695.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99.1万元),其中汽车销售营收67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39.9万元),其他销售营收24.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9.2万元)。

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六个月中,运营亏损为5.045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38829亿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人民币19.95616亿元。

蔚来上市为良策

早前,创业邦在蔚来汽车传出IPO消息时,就对此做过分析,上市是蔚来继续前进的良策之选。

以特斯拉为例,根据其公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该季度的亏损同比增加至6.75亿美元,而这距特斯拉登录纳斯达克已经过去了7年半,距其交付第一辆Roadster也过去了整整十年!

创业邦根据公开数据梳理发现,自2007年至2018年第二季度,特斯拉净亏损近64.5亿美元,按照最新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亏损超443亿元。

另据投行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的研报,截止2017年年底,特斯拉这头“吞金巨兽”烧掉的现金已突破100亿美元大关。

而之所以将特斯拉的烧钱之路来和蔚来做比较,是因为至少就目前来说两家公司的打法基本一致,均是先进入高端市场,打响知名度,然后谋求上市。

如特斯拉2008年开始交付超级跑车Roadster,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然后随着技术的成熟以及造车成本的下降,再逐步推出价格越来越亲民的车型,对应的也就是Model S/Model X,Model 3。

蔚来在这方面几乎照搬了特斯拉的做法。

2016年11月蔚来发布旗舰超跑EP9,2017年5月交付首批EP9,2017年12月,对标特斯拉Model X的蔚来ES8正式上市。

蔚来ES8

但特斯拉即使有强大的资本护体,量产之路依然走得异常艰难,盈利更是遥遥无期。

回过头来看蔚来,量产问题同样考验着蔚来。去年12月官方发布的量产车ES8“创始版”和“基准版”定价分别为54.8万和44.8万,而其上半年销量仅为90辆。

在今年5月底,蔚来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台车,之后蔚来给出新的交付日期,9月底完成首批1万量创始版ES8交付。

而此时,蔚来最需要的是找到更多的钱继续走未来的路。尤其是在蔚来的前几次融资中,腾讯、百度等都已纷纷入局,对于造车行业这样的吸金黑洞,再融资时大佬们的参与热情理应谨慎很多,上市几乎是蔚来的一个必然选择。

而有特斯拉这一美国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做模板,以及中国这一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背书,资本市场或许对蔚来会表现得更为耐心,给出的估值也会相对合理,甚至不排除还会加一些泡沫。作为目前国内发展最好的互联网造车代表,对玩资本颇有心得的李斌来说,没有理由不去争这个第一,此是其一。

其二,通过上市融到的钱能够缓解短时间内的资金压力,能将更多的钱投入到工厂建设以及量产上,只有量产将车投入到市场回笼资金并逐步形成造血能力,蔚来的造车事业才有可能继续下去,也才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新技术的研发当中。

其三,成功上市后,蔚来将能够获得更多的融资渠道。除了直接上市融来的钱外,还能够利用增发和配股,发行可转换债券等融资工具在必要时对公司现金池进行补血。此外上市对企业的品牌也有加分效应,同时也能吸引更多专注于长期价值投资的大型基金关注,增加潜在的融资机会。

中国新能源汽车界微妙的变化

2018年对于新能源车企而言是备受考验的一年,除量产问题外,经过几年的市场洗礼,中国造车界在今年出现了微妙的新变化。

7月,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签署投资协议,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厂,年产辆50万台。特斯拉在中国建厂,对国内消费者而言,有望买到30万以下的Model,而这一举动必将让国内电动车市场竞争越演越烈。

而消失了大半年后的FF91,因恒大集团的加持,命运开始转变,在今年2月迎来15亿美元的融资,并在广州南沙地区建厂,FF91美国定价25万美元左右,国内售价将会超过200万元人民币。

 FF91

如果蔚来汽车成功上市,来自二级市场新的资金让其在与同行竞争的过程中拥有更多的筹码。就在蔚来汽车宣布提交IPO的一周前,小鹏汽车也对外宣布完成签约总额约40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目前小鹏汽车融资金额已近超过100亿元。

小鹏汽车

很显然对中国的新锐造车企业来说,最缺的不仅仅是时间,更需要持续的巨额投入,现在还需要与同行赛跑。

此外,不管是从宏观经济、国家政策、产业环境,还是从企业自身的融资、量产的角度看,中国的电动汽车车企都不可能再像前几年那样“无忧无虑”,随着造车企业体量增长一起到来的还有“内忧外患”,遭遇越来越多的“成长的烦恼”,对李斌、贾跃亭、何小鹏等新锐造车人来说,一切仿佛才刚刚开始。

更多最新信息下载创业邦app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