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头条

fatoutiao.com 互联网运营专业指南

Home /
既要在中国建厂又要研发新车 马斯克或需筹资100亿美元

既要在中国建厂又要研发新车 马斯克或需筹资100亿美元

腾讯科技讯 7月30&#2 […]

腾讯科技讯 7月3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8月1日,特斯拉汽车公司将发布新的季度财报。这是个疯狂燃烧现金的季度,且再次引发华尔街对其融资的质疑。

风投机构Vertical Group董事总经理戈登·约翰逊(Gordon Johnson)表示,他及其团队认为,到本季度末,特斯拉所余现金将不到10亿美元。

约翰逊认为,特斯拉实际获得的现金要比投资者所看到的少得多。如果供应商不帮助特斯拉,而后者又无法筹集到必要的资金,该公司可能会面临“现金告罄时刻”。

《华尔街日报》最近的报道现实,特斯拉似乎在向某些供应商讨要先前付款的退款。不过特斯拉向华尔街发布了有关情况的澄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话虽如此,这家汽车制造商的行动以及疲弱的财务状况确实表明,其现金有点儿紧张。咨询公司A.T. Kearney的合伙人道格·梅尔(Doug Mehl)表示,特斯拉要么增加所需的现金,要么抑制增长速度。

特斯拉近一年各季度的现金和负债

数字戏法

如今,最便宜的Model 3车型不含销售税,售价为4.9万美元。如果特斯拉每周能生产5000辆Model 3,售价按照5万美元计算,那么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特斯拉的销售额将达到65亿美元。不过,这部分收入可能毫无意义,这取决于特斯拉最终能获得多少收益。

汽车咨询公司Munro & Associates最近的一项分析显示,Model 3的利润率可能达到30%。据推测,特斯拉的高端车型能获得更高的利润率。即使在最慷慨的假设中,即假设Model 3将在2018年下半年带来令人瞠目的46%利润率,这也只能为特斯拉带来“区区30亿美元”税前净额。

“区区30亿美元”的税前利润听起来让人觉得很疯狂,因为这对像特斯拉这样的现金流实体来说是一大笔钱。但这可能远远不够,不足以满足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加速生产模式,以及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希望更快推出新车型的愿望。

到底需筹多少钱

高盛分析师大卫·塔姆贝林诺(David Tamberinno)表示:“考虑到特斯拉目前的业务、在中国的建厂以及推出Model Y的计划,我们认为特斯拉到2020年可能需要超过100亿美元的外部融资和债务再融资。这轮融资可能以各种形式和组合进行,包括发布可转换债券、债券以及股权融资。”

塔姆贝林诺还称:“尽管我们对Model 3生产的估计仍低于该公司的目标水平,但对其在2020年每周可持续生产1万辆Model 3、在中国建厂并继续推出Model Y的情况下,我们对其现金需求进行了建模。在这种情况下,特斯拉的资本需求将是我们估计的一半。”

换句话说,即使在最乐观的假设下,特斯拉到2020年仍可能需要筹集至少50亿美元。

马斯克不想筹资

当被问及今年是否要筹集资金时,马斯克在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如此表态。内华达州的第一个“超级工厂”最初造价约为50亿美元,其已经远超最初的成本预算。

特斯拉在中国建造的三号超级工厂(Gigafactory 3)成本很可能会超过这个数字,不过该公司表示,他们将通过生产更多汽车补充,但是这个项目要在开工两年后才能投产。

换句话说,在中国生产地第一辆汽车出厂前,特斯拉在中国的雄心将促使其在未来几年里烧掉更多的钱。芝加哥风险投资和私人股本公司Almington Capital总裁约翰·恩格尔(John Engle)说,目前还很难确定这个项目的成本。

他指出,通用汽车公司几年前在中国投资了5家新工厂,总共投资了56亿美元。

恩格尔还称:“我们只是计算每年生产50万辆汽车的工厂所需的最低基础成本。事实上,最终成本可能会更高,因为三号超级工厂应该同时能制造汽车和电池,60亿美元或能满足预算。”

此外,马斯克表示,Model Y将在2019年开始获得显著的资本支持,但就像超级工厂一样,在2020年之前不会对自由现金流做出积极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正在扩张的超级充电器网络,目前的建设似乎正面临延误。还有运动型跑车Roadster和笨重的特斯拉半挂车,也需要更多现金支持。

特斯拉筹划中的大项目

特斯拉对现金的渴望不再是秘密,这已经成为令人担忧的重要问题。

底线

Needham分析师拉杰文德拉·吉尔(Rajvindra Gill) 最近下调了特斯拉的股票评级,理由是其在这些现金问题中表现不佳。他说,随着联邦政府为买家提供的税收减免优惠即将到期,生产成本过高,预计到2020年将有6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耗尽,而且毛利率改善速度也太慢,特斯拉目前价值水平被高估了。

吉尔并不是唯一持这种态度的分析师。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在特斯拉发布财报前表示:“我们继续担心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有可能出现更大的资金外流情况,因为很多人都在预测其生产速度将会继续提高。这意味着,第二季度生产的汽车数量比交付的多很多,这也表明相对于成品库存而言,特斯拉在营运资金方面有大量的投资支出。”

乔纳斯补充说:“另外,考虑到加班费、额外运费和产生其他费用(比如在其主要组装厂附近的临时设施中建造额外的帐篷装配线)的可能性,我们更担心特斯拉能否盈利。”

不过,并不是每个特斯拉数字计算器都完全是负的。R.W. Baird高级研究分析师本·卡罗(Ben Kallo)说:“特斯拉拥有吸引新资本的绝佳能力,尤其是在公司建立业务的时候。我们仍然相信,特斯拉能够进入资本市场,尤其是在该公司达到生产里程碑并继续拓展业务之际。”

野村证券董事总经理兼高级分析师罗米特·肖(Romit Shaw)也更为乐观。他表示:“如果特斯拉能够执行计划,我们相信围绕破产风险的说法将会消失,从而减少空头兴趣,推动其股价走高。”

值得注意的是,转型为盈利的公司并为增长需求而筹集资金,与无法盈利、也无法筹集资金维持生存之间,存在着天壤之别。华尔街的许多人都意识到这一点,即使是那些不愿特斯拉超速烧钱的人。

那么,特斯拉的最佳行动方针是什么?马斯克应该再找投资银行,进行高收益的债券发行。 (编译/金鹿)

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