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头条

fatoutiao.com 互联网运营专业指南

Home /
給創業者:那把讓台灣變好的鑰匙在你們手上,找到對的門打開它吧

給創業者:那把讓台灣變好的鑰匙在你們手上,找到對的門打開它吧

【為什麼我們&#25361 […]

tai book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的環境或許不理想,但創業者手裡始終握著一把鑰匙,得以開啟勇敢冒險的心靈之鎖。年輕世代的開創者,就是台灣自由開放的鑰匙,才能開啟創業世界的無數可能與未來。」謹以此篇文字,分享給那些台灣的創業者們

——讓台灣變得更好的鑰匙,你們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把。鑰匙刻痕不同,能轉開的門都不一樣,但門後的世界都是讓台灣更美好的希望。(責任編輯:鄒家彥)

文 / 戴季全

美國Purlize和Tyler System的共同創辦人,泰勒・亞諾德(Tyler Arnold),他在16歲那年讀了《世界是平的》,讀了125頁之後,決心開創自己的事業,靠著黑莓機聯繫開啟未來。有天他毫不畏懼的寄了一封「冷」郵件給Allan Johnston。Allan跟他說:「如果你尋求資金,你會得到建議。如果你尋求建議,你會得到資金。」他弄一了一份企畫案尋求建議,接著獲得資金,開始人生另一個階段的冒險。

這個真實故事收錄在《我的世界,自己定義!》,每個創業家都有一個自己版本的真實故事,這本書裡還有其他74位分散在全球的年輕人,用熱情實踐野心的自白。這些真實故事每分每秒在全球發生著,書中的推薦序寫說:「微小力量也能開創大格局。」但我想詢問的是,台灣市場和創業環境如果持續僵化在既定的結構下,要如何開創出大格局?

我是一位38歲的創業家,10年前開始創業,青年時懷抱夢想期待可以用網路科技創造新的出版模式,從廣告、出版、網路金融業等領域不斷探索新世代的革命契機。但這一切並不是如此順遂美好。因為創業得早、資金募集得早、經驗不夠,歷經四面楚歌、各種暗算、幾乎被併吞、差一點滅絕的世界裡。

從創業生態的完整度來看,台灣其實像個未成熟的早產兒,歷史奠基在資源極度匱乏、不得不開創未來的發展過程裡。雖有機會跟緊世界大潮加緊腳步快速跟上的創業經驗,卻未曾經歷過奠基於過去的成功,重新思考定位的轉型經驗。過往極權的歷史背景融合了多元文化的開放自由,讓創業者以為我們很開放很自由,可以無止盡的追逐夢想,殊不知當你的兩腳仍舊踏在極權思考的土地上,我們的多元是外部多元,不是真正能夠拋棄管制,由內而外的真正自由開放。

我之前曾經提過,台灣的亞洲矽谷有兩種實踐上的可能:一是台灣作為亞洲的矽谷,二是台灣有一個地方是台灣的矽谷,同時也成為亞洲的矽谷。但無論是矽谷,台灣矽谷,還是亞洲矽谷,都需要人與資金的高度耦合,彼此交互作用。當中最大的前提是政策上的開放與自由,以及全面鼓勵投資與冒險的環境與思想,讓機會平等的世界得以建構在數據開放流動的智慧城市裡。

從資金和人才的角度來說,讓技術和knowhow累績在人的身上,資金自然會往人才聚集的地方聚集。更進一步,人才也會往資金聚集的地方移動,因為那裡可能有更多的新創事業,而創新事業意味著質和量上的新工作,更好的收入與更好的機會。如果我們的目標是讓台灣、或者台灣某一個或幾個地方「矽谷化」,應該有意識、有計劃地持續增強資金和人才的交互作用,讓兩者達成一種激烈的化學變化,資金直接投入在人才身上,而人的知識或經驗的累積會成為吸引更多資金投入的良性循環。 資金如果投入在土地或廠房,便無法透過人創造新的需求與新的工作機會,更不會形成以人為核心的經濟。

台灣有特殊的歷史因素匯流,一直到現在,我們還有非常巨大的既得利益力量,希望把遊戲規則鎖死。更不要說我們還無法面對政府能力有限的現實,不應該扮演什麼角色或只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早在2001年,美國財政部長暨前哈佛大學校長勞倫斯.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德隆(J. Bradford DeLong) ,提出了一份名為《因應資訊經濟體系的經濟政策》的研究報告,當中便明白指出:

「政府的行政官僚體制、集體思考和繁文縟節等缺點,會摧毀市場的創業能量。」

加州矽谷的形成有其歷史背景,我們無法複製加州矽谷的歷史進程。但若盤點台灣現況,台灣現階段的經濟好像是在加護病房、在重病中,正因台灣年輕人缺少期待,自有資金實質投資的動能不足,銀行融資偏向服務中大型與傳統產業,投資活動所產生的相對風險極高,導致投資報酬率相對(其他市場或其他投機活動)低。投資活動淪為資本家「救救年輕人」式的公益活動或「培養年輕人」的慈善活動。不性感的投資活動,都是假的投資活動。不是不好,但不是真正的投資。

前一陣子,我在「失敗者年會」上曾提到關於失敗與成功的定義,其實創業者都需不斷面對世人的眼光評斷,然而成功與失敗就像一個莫比烏斯環(Mobius Band一種拓撲學結構,它只有一個面,和一個邊界),無論從那個角度和切面來看待,都是相同的。失敗是成功之母,成功之後也總是埋下了失敗的伏筆,既然這些都只是創業的路途裡必經的過程,只要記住:你擁有自己創業理想的主導權,找到並保護熱情之所在,才能勇敢面對這些挑戰繼續前進。

若你被別人成敗的定義困住,就無法獲得真正的自由,便會失去自我,當然也就失去了創業的本能。

台灣的環境或許不理想,但創業者手裡始終握著一把鑰匙,得以開啟勇敢冒險的心靈之鎖。年輕世代的開創者,就是台灣自由開放的鑰匙,才能開啟創業世界的無數可能與未來。

(本文經合作夥伴青鳥書店授權轉載,原文標題〈開啟那把智慧城市的鑰匙〉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前沿趨勢.科技生活
《科技報橘 TechOrange》渴求創新無極限!
加入 TechOrange 粉絲團,產業趨勢、精闢觀點不漏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tube abone hilesi